【2016建筑纪元】行业峰会精彩回顾:家·重建

2016-03-30

莅临本场论坛的大咖有著名的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王平仲先生、BLUE建筑事务所合作创始人及 设计总监青山周平先生、上海穆哈地设计咨询总监颜呈勋先生、跨界协同策展人及太火鸟智居生活美学板块创始人何根祥先生、空间里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及设计 总监王少榕先生、UDstudio设计总监李诚默女士。

 

纯干货分享

 

 

“家·重建”—王平仲
 
王平仲先生把“家·重建”分成了“家”和“重建”两个部分来与大家分享。王平仲先生以提问的方式开启了长达一整天的论坛。
 关于“家”: “什么是家?”对于王平仲先生而言,他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当他在设计自己的家时,他说其实是在实现自己的梦想。无论是自己的家还是业主的家,只要站在那里就可以感受到这家人当时的整个生活。房子可以留下很多痕迹,而根据这些痕迹就可以想象到业主是怎么样在这个空间中生活的。
关于“重建”:“你对家的认知是什么?”对于一个家的重建其实就是在经过多次考虑之后,问问自己真的要什么?而在问这个问题的过程就是一种重建的过程。每个人如果都记得为什么要改造这个房子,那么就会更加珍惜现在每个空间。
我们现代人怎么定义“家”这件事情?你心目中的“家”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客户的“家”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怎么做“家”的设计?诸如此类的问题,足以说明“家”的设计是太难太难的一种设计。除非设计师真的用心看到对方的需求是什么,不然我们在做的每一套房子,都只是样板房。充满了个性需求的现代社会其实不需要样板房,所以,“家”的设计解决之道就是回归初心做设计。

 

 

 
“家—城市、自然、生活”-青山周平
 
青山周平先生在主题演讲中提到他对家的理解: “家”应该是开放的环境,应该对城市开放、对自然开放。设计师在设计“家”的时候都是在生活的基础上设计。
在设计一个家的时候我们可以把空间的一部分和周围其他人的生活重叠在一起,在那个地方自然地发生交流。也可以把部分空间留给自然,让他变成一个跟自然融合在一起的空间。甚至还可以让开放空间和城市融合在一起。这种生活空间和自然的空间,还有城市空间的融合是青山周平先生理想中家和城市的状态。现在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慢慢发生了改变,现在更多的人在家里工作,或者通过通过微信、邮件、系统在咖啡厅工作。有可能因为一些设计,将来我们的生活空间和工作空间,以及和别人交流的空间,可以慢慢还原到最初的状态。现在的城市都要容纳更多的人,产生更高的人口密度。我希望城市可以保留它有故事的老房子,留下一些城市的印记。

 

 

 
“科技和改造”-颜呈勋
 
颜呈勋先生与我们分享“科技和改造”的话题,科技,越来越广泛地应用在空间设计中,设计师不断地利用科技创新,来实现业主的生活需求,帮助业主解决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而不只是单纯地帮他们做室内空间规划。所以设计师们需要不断地研究怎么把科技融入到项目中。设计师除了帮助实现家的改造,同时也可以通过创新和探索,在不断变化的大城市里找回设计的乐趣。
 
颜呈勋先生还特别提出了设计过程中特别需要注意的几点:第一,灵感只是设计过程的一小部分。第二,设计是反复的,这是一个在做出来之后反复修改的过程。第三,设计过程常常会失败的,不管哪个设计师都有失败的时候,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探索如何把风险变得可控。第四,研发其实是实现成功设计的一部分。第五,设计师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不仅要完成业主给我们的空间改造任务,还要不断通过科技创新努力提升业主生活品质。

 

 

“另眼看改变”-何根祥

何根祥先生在演讲中强调到人和自然的关系:我们生活在自然环境里,很重要的一点是自然的能量和人的能量会传递,并组成一个完整的能量链。我们应该善待自然,因为自然跟我们息息相关。从我们面前摆放的水,到自然中的一切,再到我们人类自身体内的能量,都是有关联的。我们做所有的设计,都必须不忘初心。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元素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通过设计,如何让万物有机地整合在一起,是我们应该持续思考的话题。

 

 

 

“日常生活的重建”-王少榕

王少榕先生首先为我们简单分析了关于的“家”的构成,家首先有家人,家人在一起生活就是家,家需要一个载体,那就是住所。全世界各个地方,各种各样的生活既有有相似性,但又有区别性。

在很久以前,世界上的家都是在一栋一栋的长在大地上的。现在因为城市的结构包括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我们的家变成了城市里高楼大厦中间的一个小空间。我们的生活不是ABCD风格的选择,也不是空间样式的选择,不是说我们要欧式生活、东南亚生活,也不是说现代生活就是最好的生活。

家,随着人们一块成长,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变化。就像衣服一样的,和人亲密契合。优秀的住宅,契合主人的生活方式,优秀的住宅,是呈现美好生活场景的空间。我们更重要的是如何实现美好的生活场景,而不是简单地打造出一个非常漂亮的家。我们要找到一个与自己契合的生活场景,实现我们美好又有个性的生活方式。

 

 

 

“空间改造”-李诚默

为什么是“家·重建”,而不是“家·新建”?重建是指本来就有一个空间,保存了人们种种的生活痕迹,处于某种原因,我们要把这个空间进行再利用。李诚默女士从意识、需求、审美、情感四个方面诠释了重建。“家”本来的词语是居住住所。我们任何的行为都是围绕着“人”,只要人在空间里面产生了所有的行为,都可以称为家。

意识的重建:很容易理解,某件东西在用完了之后,会不会把它扔掉,这就是一种关于资源再利用的思索,也是主观意识的一种提现。如果这种资源的再利用成立的话,才会衍生出后续的改造。

需求的重建:是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体现在空间里会对应着不同的行为。不同的设计师会提供不同的空间解决方案,用以重建的需求。

审美的重建:在意识和需求完了之后,我们对这个空间要进行一种美学的重建,使我们觉得在这个空间里感到身心愉悦,无时无刻都能体会到生活的美学。

情感的重建:当城市化越来越快,大家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人们的城市生活越来越不真切的时候。过去的日子会给我们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这些回忆涵盖了文化、艺术等各方面,很多回忆需要去传承。大家更需要在生活中重建这种回忆和情感。

其实空间就是人的所有行为的一种载体。在我们的生活中,空间与我们息息相关,所以我们必须通过设计构想实现未来的美好生活,同时通过合理的重建让我们的家变得更温暖,更有意义!

 

 

问答环节

Q:对空间的改造,是不是等于对生活方式的改造?

【青山周平】:我希望是这样的,因为我相信空间有力量改变人的生活和人的关系。我希望空间经过我的设计之后,它能够改变业主的生活状态。

【王平仲】:我们常常讲改造,其实我宁愿不用“改造”这个词。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应该是让人们在生活中能够得到更多的选择。大多数时候,我们不是在做样板房,不希望他们生活在固定的模式中。设计师做的事情,就是借用设计的种种方法去实现业主以前没有想到过的生活,我们可以给他多一些选择,至于他要做什么样的决定,那需要他和设计师反复沟通,重新检视自己在新的空间里如何生活。

Q:王平仲先生分享了安藤忠雄先生的项目,我们觉得这是一种艺术,但似乎离真正的生活有点远。你是怎么去理解艺术创作和生活之间的关系?

【王平仲】:我只说我自己的感觉,那就是设计是多元化的,设计充满了艺术元素,它是可以和生活联系在一起的,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生活,每个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东西也都不一样,这是设计“家”的精髓,好的设计,就是紧贴业主真正的需求,只要符合他的需求,能够给他带来更好生活方式的设计都是好的设计。

Q:最近有一条关于要把小区围墙拆掉的新闻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两位设计师对此有什么自己的想法?

【青山周平】:城市和生活空间,应该是融合在一起的。虽然会有很多的问题出现,但是我觉得住宅区应该不需要围墙。现在的居住模式其实是从工业革命之后的工作模式形成的,将来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人际关系慢慢就变化了,我们的住宅慢慢就变成更开放,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开始。

【王平仲】:我觉得这是一种哲学思想,中国人的建筑是由小宇宙围观大世界,园林就是小世界,我们把自己圈起来了。中国的建筑都是水平向发展的,有领地概念,非常注重个人或群体的封闭空间。外国是以神权主义为主的,要不断接近神,他们没有所谓的领地概念,更多地是追求垂直向上的发展。我建议多去观察人的生活,不同的文化,不同习性的东西,你吸收的东西越多,越多地和人交流,我们就会做出更好的设计。最后一句是:我很希望中国的围墙可以拆除。

Q:最近有一条关于要把小区围墙拆掉的新闻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两位设计师对此有什么自己的想法?

【青山周平】:城市和生活空间,应该是融合在一起的。虽然会有很多的问题出现,但是我觉得住宅区应该不需要围墙。现在的居住模式其实是从工业革命之后的工作模式形成的,将来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人际关系慢慢就变化了,我们的住宅慢慢就变成更开放,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开始。

【王平仲】:我觉得这是一种哲学思想,中国人的建筑是由小宇宙围观大世界,园林就是小世界,我们把自己圈起来了。中国的建筑都是水平向发展的,有领地概念,非常注重个人或群体的封闭空间。外国是以神权主义为主的,要不断接近神,他们没有所谓的领地概念,更多地是追求垂直向上的发展。我建议多去观察人的生活,不同的文化,不同习性的东西,你吸收的东西越多,越多地和人交流,我们就会做出更好的设计。最后一句是:我很希望中国的围墙可以拆除。

 

设计师的家

主持人Q】:大家都认为设计师是在帮别人做嫁衣”,我想问嘉宾,你们自己心目中的家应该是什么样的?

【王少榕】:小时候,我是奶奶带大的,经常会回忆和奶奶在一起生活的场景,一个空间,往往会让人想起在那个空间里发生的故事,空间和故事是融为一体的,能让人有故事可以回忆的空间就是好空间。住宅是和家人一起生活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有你的亲密爱人,哪怕并不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好的空间,但是因为有家人,有家人的故事在时时上演,而让人时时牵挂。这就是我对于“家”这个概念的认知。

【颜呈勋】:我的家最近正在装修,我为自己的家做了一套可以编程序的智能系统。灯光很有趣,100个平方有三十几个不一样的灯可以不断变换。通常情况下,在家装饰完之后,它就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原样。但是,人们在家这个空间里不断成长,智能系统可以让家随时变化。另外,我们可以给空间增添摆设或者挂饰,将家打造为一个比较灵活的空间,可以根据喜好和心情随时调整。

【何根祥】:每个人其实很难去定义什么样的家是最好的。我自己是在农村长大的,在农村,看这个家好不好,就看门槛是不是磨得光滑,小孩愿不愿意去玩。我住的房子非常小,抬头就可以看到身边的家人。我朋友住的别墅虽然很大很豪华,但是经常看不到人。我觉得房子大不大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让人感觉很舒服,人进去以后,想在这个地方坐下来。有些地方很漂亮、豪华,但会让人有距离感。我觉得家就是要和自己的气场吻合,那样才是最舒服的。

【李诚默】:说起空间,我们最关心的肯定是自己的家人。我会希望自己的家人在家这个空间里面感觉是最舒服的、最安全的、最开心的。比如我父母住的房子就是很传统的民宅,外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舒服,但是父母长久居住在里面,他们就形成了习惯,感觉这样的民宅是最舒服的。虽然有时候我从设计师的角度希望他们能够改变,但他们已经习惯那个方式,改变,反而会给他们带来不便。所以有的时候,我觉得人在家里住得舒服就可以了。有家,有家人,有舒适,这就是最重要的。

 

让我们共同期待明年更多精彩活动

http://mmbiz.qpic.cn/mmbiz/ts44HrgzHj7IuCePONZl9rWiaQbcNFWEvZibzVJxGWlLbB2bOqRTjzEAaTC3piaQibYAhLfOXtl1iaYek3yjtrR6Pqw/0?wx_fmt=jpeg